已閱
當前位置:首頁 > 最新消息

建筑企業轉型之“困”

 

發布時間:2022-03-07    字號:【

 面臨困難

當前,一系列國家政策文件的出臺,推動了工程總承包進入快速發展期,但在工程總承包業務的拓展過程中,廣大建筑企業(尤其是民營建筑企業)面臨諸多困難:

 

一是工程總承包模式推廣面較受局限。2020年全國建筑業總產值26.4萬億元,其中采用工程總承包模式的項目僅為10%左右,且基本為政府公投項目,在具體實施中政府或平臺公司更多地是將原BT等模式騰挪過來,主要考察承建方的墊資融資能力,變相地將一批有豐富經驗和足額勞動力的民營企業排除在外。

二是部分地方政府設置壁壘。如要求民營企業設立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分公司;設置信用考核分,而民營建筑企業、非本土企業基本分極少數能獲得10分;要求法人代表到現場進行備案或投標;工程創優限制民營及外地建筑企業,投標過程中對本地業績加大比重等,使得民營建筑企業拓展工程總承包業務更加困難。

三是工程總承包未充分發揮應有的資源整合能力。工程總承包模式基本采用固定總價模式,這就要求總承包企業在項目建設過程中主動優化施工方案,促使內部設計、采購、施工部門的有機融合,盡可能縮短施工周期,提高效益,但在實踐中往往出現建設單位私下指定設計單位或其他供應商、項目實施過程中不斷干涉原有設計方案等現象,反而造成工程總承包項目的成本增大、工效降低。

四是招標范圍比較寬泛,成本測算及控制難度大。首先,工程總承包項目在初步設計階段即開始招標,此時建設單位提供不出具體的施工圖紙,招標范圍中也無法給出明確內容,由于設計構想與施工方案的不確定或頻繁變化,造成實際工程量與預估有較大差異,給報價帶來很大不確定性;其次,由于涉及到建筑產品的全壽命周期,總承包單位的責任大、風險高,因此在報價時大多會提高風險系數,導致報價偏高;再次,由于項目建設周期一般時間較長,導致施工所需的人力、物力等因素會隨著社會經濟波動而變化,從而增加企業控制成本的難度。

五是管理易越界,責任難界定。當前,大部分建設單位深度參與了一些具體工作的實施,導致建設方和工程總承包方在面對一些不利后果時很難厘清責任,互相扯皮、推諉,甚至兩敗俱傷。

六是合同內容適用稅率不一,如何達標尚無具體標準?;凇盃I改增”的相關規定,總承包企業通常在總承包合同中列明各項費用,以在建設過程中開具發票時適用不同的稅率繳納相應稅款,然而有些建設單位不同意上述做法,只明確總承包工程的計價原則,此種情況下,合同如何才能達到稅務部門分別核算的要求尚無具體標準。

“十四五”規劃提及“數字化”“智能”“智慧”的相關表述多達82處。數字化轉型是當前行業發展的重要趨勢,但是廣大建筑企業在數字化轉型過程也普遍遇到一些困難:

一是行業中缺少應用數字化技術的整體體系。當前建筑業數字化發展尚處于起步階段,投資、設計、施工、監理、供應商、運營維保等產業鏈上下游之間的數字鴻溝問題及產業“碎片化”與“系統性”的矛盾依然十分突出,特別是大中型建筑企業有著較長的業務鏈條,從項目策劃到資產移交覆蓋全產業鏈,在各項運營與管控流程中沉淀著大量的復雜數據,數據治理的難度越來越大,缺乏一個涵蓋全產業鏈并能進行全價值鏈拓展的集成平臺。此外,由于工程項目各參與方各企業的信息化水平不一,加之利益沖突,資源還不能完全共享,很難達到各方的協調一致。

二是建筑企業標準化進程滯后。首先,產品標準化水平較低,建筑業產品復雜度高、體量大、周期長、環境復雜,工程標準不健全,同一類工程品種多、雜、亂,造成標準化難度較大;其次,管理標準化水平較低,企業管理上現階段行業暫未出臺信息化管理標準,是選擇直接采購成熟的信息化管理工具,還是根據企業自身需求定制開發,讓建筑企業信息化建設陷入兩難,過程中也會出現相關問題,業務管理上,建筑業EPC、EPC+F、PPP、BOT、ABO等不同業務模式層出不窮,而多數建筑企業對不同業務尚未形成標準化管理。

三是政府監管與企業管理銜接不暢。建筑業大數據應用框架尚未建立,社會數據資源無法得到有效的統籌管理,企業數字化轉型沒有對接目標;各地方政府平臺標準不統一,強調政府監管,忽視了企業管理需求,建筑企業跨地域需在不同的政府監管平臺進行數據上傳,同時企業自身的信息化建設也需要數據的管理,造成多重錄入,沒有提高效率,反而增加了一線人員負擔,造成抵觸情緒。

四是作為數字化核心的BIM技術推廣應用難。首先,現階段行業對于BIM技術只有鼓勵性政策文件,沒有強制性標準;其次,尚未建立完善數字化成果交付體系,目前僅有部分省市開始或即將開始實行BIM施工圖審查,且執行情況不盡人意;再次,設計單位所建的BIM模型也沒有統一標準,施工企業無法在設計BIM模型的基礎上繼續進行施工BIM應用,只能依據圖紙重新建模;最后,BIM技術的應用需要多軟件共同協作,但實際中由于BIM服務廠商大都無工程背景、協同作業尚無成熟的程序標準、軟件交換性和兼容性不足等原因,BIM應用還僅停留在技術層面(深化設計階段),無法貫穿于整個項目(技術、生產、商務)的實際生產應用中。

 

—2—
相關建議

 

▌1. 針對工程總承包轉型問題

一要全面推廣工程總承包模式,出臺相關規定,保障工程總承包模式在裝配式項目、環保項目、基礎設施項目、涉國資項目等重點項目的應用,同時設置房地產開發項目工程總承包模式的最低應用比例。

二要對民營建筑企業進一步開放工程總承包市場,出臺更加開放、包容的市場制度,支持民營建筑企業參與工程總承包項目,對于民營建筑企業參與的工程總承包可給予一定政策扶持和資金優惠,同時強化黨政監察,減少或杜絕歧視民營建筑企業的壁壘制度和行為。

三要加強管理,優化招投標流程,明確責任主體,一方面,政府主管部門(特別是各地招標辦或者主管招投標的部門)應優化招投標流程,各地造價部門應建立類似定額庫的參考數據庫為投標報價提供依據,以降低理解誤差、減少組價偏差;另一方面,明確建設方、總承包方、各供應商的責權利,杜絕建設方對總承包方各種形式的不合規干涉。

▌2. 針對數字化轉型問題

一要探索建立統一的建筑行業數字化協同平臺,在行業層面消除數據壁壘,從建設工程項目建造全過程和全生命周期考慮,搭建涉及各利益相關方的統一數據平臺,國家統一數據標準并公開對接方法,各方可根據統一標準建立適應各自需求的平臺。政府部門可建立基礎版本的企業信息化管理系統,不具備自身開發能力的企業可以選擇應用政府版本,通過企業報送符合政府監管需求的數據,由政府負責審批、監管。

二要引導并完善BIM等數字化服務市場逐步規范,政府相關部門牽頭組織國內主流設計軟件學習建筑業務應用場景、組織行業主流建模軟件商與主流施工應用軟件商深度交流,研發從設計模型到施工模型的標準接口和軟件格式相兼容的數據接口,讓企業能真正運用BIM模型進行施工生產的全方位應用。

 

 

 

本文來源于《建筑》,作者顧少軍、張洋

分享到:
聯系電話:0434-4371800           吉ICP備15005663號-1
Copyright ? 2015 YATAI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ved.
吉林亞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亞泰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拓爾思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爱婷月久久综合